不期亦染

察觉到纹子他妈意图谋害纹子后不期亦染同志欲抱不平提剑愤追五百里却发现纹子已死的奇幻励志爱情故事的叙述者

Chapter 5 论牧师,正义与纹子的关系

阿染啊啊有喵在踩老子的肚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死掉了!!!!


Chapter 5 论牧师、正义与纹子的关系


“哦,我该怎么办呢?又该如何抉择呢……”异国的王子沉浸在痛苦中,不由得问出声来。听着王子诉苦的乞丐眨了眨眼,在包裹中掏了掏:“你要来个橘子吗?”

                                ——《一杯温开水》


克拉卡克是个平淡无奇的城镇。它没有艾瑞拉或是伦萨那样的经历岁月沉淀而成的历史痕迹,也没有黎斯利亚那般似是赤脚踩在风沙里的异域风情,抑或是诺奇的锐利明晰、拉伊的繁华。克拉卡克实在无法让人用言语来形容它的独特之处,她是任何一种“附近的镇子”,也会是任何一个“旅途里经过的镇子”。总而言之,克拉卡克极其普通,普通到几乎与现实世界的镇子一样。而谁会在网游里留意一个现实世界的镇子呢?因此它理所当然地没有受到玩家的关注。


但是舍我其谁不一样,克拉卡克是他喜欢的镇子,一如他喜欢的旧时的西部默默无闻的英雄——没有大侠的江湖无奈天命作祟,而是硬气的、粗旷的、快意恩仇的。


那才是舍我其谁心目中的偶像。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成为一名战士。


……不,大概正因为这样,他才只能成为一名战士,一名像克拉卡克一样的战士。


主城伦萨,竞技场前广场。


又一次站在广场,不远处就是装饰精美繁琐到令人不安的程度的拱门,无力回天习惯性地皱着眉头嘴角下垂,觉得不满似的不去看那历史悠久而充斥着血腥的高塔,目光却时不时瞟向厚重的雕花铁门。


此刻铁门大开,不少来寻求刺激的斗兽“表演”的观众正陆续进场。


而♥️的眼睛里则闪着诡异的亮光,直愣愣地注视着门内的世界。


『内心的凶兽与斗兽场里的凶兽厮杀的话,那方赢面会更大呢?』


纹对两人的夸张情绪习以为常,一脸任何时候都让人不能适应的笑容地朝着高塔走去。


“连这种地方都可以笑眯眯地从容出入吗?”无力回天抱着手臂道,“我似乎从另一种层面上理解了你的恐怖之处了。”善恶不分的那份天真实在是瘆人。


“我也听说了哦,你在这里获得属性点的事情。”♥把目光转向纹,一瞬不瞬地盯着他,“你以前真的是这里的常客吗?还有你真的三秒就干掉这个大叔了吗?”


无力回天抗议的“喂”不予评论,纹熟视无睹地路过了正门,带着身后两人从工作人员出入的偏门走进高塔:“是真的啦。毕竟你们很弱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不用勉强自己跟我比也可以的哦。啊!老伯!好久不见!”


把门的老人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死气沉沉地扬了扬下巴算是回应。


虽然语气很过分,但事实被这么说出来,让人觉得意外地有说服力……


不同于高塔外观上总让人觉得心悸的建筑风格,塔内出人意料的明亮。然而监狱般无处不在的铁栏却完全抹消了光线带来的明亮感,为室内平白添了一份压抑。


“真是让人喜欢不起来的地方啊。”无力回天抱怨似地撇撇嘴,作出了最合适的评价。随后他的目光从一只长着狼头的狮身兽转移到翅膀上长着钢铁般羽毛、裸露的脚爪上遍布伤痕的巨大秃鹫上,“不过真亏他们能搜罗来那么多异兽啊。”


“可惜娜娜酱在上次竞技里死了,不然真想让你们见识见识呢!传说中的高等精灵啊。”一边签署着协议的纹刚好抬起头。


“那可不是真正的高等精灵啊哈哈哈哈哈,只是个精灵族的小丫头罢了。”那只被盯得很不爽的巨大秃鹫突然开口插话。


“诶诶诶诶诶诶!居然说话了吗!那鸟先生你快来和小爷我交个朋友啊咔咔咔咔咔!”一边惊呼着,原先忙着惊叹的♥一把推开世界观彻底崩坏的无力回天跑到秃鹫面前,露出一脸惊喜。


“别这样说,这里的家伙们可都是会说话的。”终于办理完繁琐的手续的纹站起身,笑着扬声道,“对吧?”


像是应和似的,一时间着塔中各种奇异的叫声此起彼伏,笼中的异兽们纷纷骚动起来。背对着众兽的少年站在光里,像是得到了什么似的,莫名地勾着嘴角,看着为此失色的工作人员和呆站着的枪手和法师。


“嘛,只要说上一百句话就可以习得对方的语言了。很容易吧?”纹这样解释道。


不等少年的话说完,法师已经迫不及待地抓起身边笼中猿类动物的双手开始咿咿呀呀地叫起来。


终于,入口一侧通知异兽入场的屏幕滚动起来:“姓名:纹  种族:人类  职业:牧师”


“诶?!诶诶?!原来纹子你是牧师吗?”


·


舍我其谁是抱着拯救被关押的异兽的念头站上竞技场的斗兽场的。结果没有迎来异兽,他却看见代替受伤的异兽入场的人类少年从入口堪堪走来。


甚至,这个少年还只是一位牧师。


舍我其谁不明白为什么竞技场里会出现牧师这样的职业,不过他觉得自己能明白一个少年孤身一人面对阶级恶意的无助。清了清嗓子,舍我其谁决定先拯救一个被迫代替异兽战斗的少年:“放心,我带你离开这里。”


少年打量了一下战士,秀气的双眉皱了起来,微微偏头,不解地看着他。


然后似是感受到对面少年的疑惑般,战士把音量放大:“不要害怕,不管你是为了什么被迫走进竞技场的,我一定能带你离开的。”


像是被自己的话语感动了一般,战士露出闪亮的笑容。


然后,喧闹的竞技场少有的陷入沉寂。


哦!是全场都被我的正义所震慑了吗!


瞥了一眼身后还在和不知名异兽交流的法师,无力回天将视线又转向竞技场的广场,踌躇着,终于叹了一口气,说出在场人们的心声:


“真是,难得一见的笨蛋啊。”


纹子笑容灿烂,抬起手在空中一划,四周应着动作升起白色的光芒。


少年道:“我才不要呢。“


治疗暴击。随着一个巨大的红色数字从头顶冒出,舍我其谁“啥”地呆愣一瞬,然后便直直地倒下去。


英雄舍我其谁的拯救计划,失败。


伴随着胜利的音效,纹子比了个V字手,朝场外的二人示意。


“等等……等等喂!刚才那个是牧师的基本回复术吗?”场外的枪手目瞪口呆,又一次说出人民心声。


“不……不会吧?真的假的啊?”同样目瞪口呆的法师如此回答。


但是这些和尸体已经退场的落魄英雄舍我其谁无关。舍我其谁面色沉重地登出游戏,缓解了一下濒死体验之后严重的心率失衡,他登入了论坛。不一会儿,他便从论坛里了解了关于刚才将他杀死的少年的凶残事迹。


说实话,他要认真起来了!


凭着个人心情滥杀无辜,甚至丝毫没有悔过之意……


想起十几分钟前夺取自己性命的诡异回复术,舍我其谁不由得动了动身子,僵硬的骨骼间摩擦出惊人的嘎吱声。舍我其谁的脸色更差了:“好痛啊……”


一般来说,牧师这个职业是信奉着神所以拥有回复生命的神的力量——治愈术。而对于纹,他的治愈术反而是夺取生命的杀伤力了。


这不是完全与神救死扶伤得观念背道而驰吗。


之前有人提到那个纹在招募同伴,说不定是个机会。舍我其谁阴沉着脸登入,立刻走向传送点,一边喃喃自语:“他是不是受到过创伤所以才会性格失常……那么回复术的话就是因为背弃了神吗……”


这不可以啊。必须要有人帮助他走出过往伤痛的泥潭!即使所有人都放弃了他,舍我其谁也不会放弃的!


英雄舍我其谁的失足少年拯救计划,再次开始。


·


一如既往地和同伴在伦萨城边的森林里欺负列车大小的『微型昆虫』,将要被拯救的少年无视着昆虫的哀嚎,流畅熟练地用着手里的大剑分割需要的身体部分。


然而……总感觉哪里不对?


似乎,周围太安静了吗?


纹子突然反应过来,停下手中的动作,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看向沉默良久的枪手和法师:“怎么了吗?为什么从竞技场回来后就一直不说话了?”


无力回天盯着地面继续沉默不语。


♥看看无力回天,又看看天,看看地,看看身边的树木,就是没有看向纹。


纹尴尬地干笑了几声。面对着摆出一副“敌不动我不动”态势的两人,他耸耸肩低头小声嘀咕:“好吧好吧……人家说就是了啦,连职业都瞒着你们是我的不对……”


同为法系职业的♥顿时睁大眼睛:“可是牧师攻击不都是用十字架抡人吗?你那个必杀到底是……?”


“只是牧师的基本回复术哦。”纹子摊开双手道,“不是以前也有人发攻略说如何增加法系攻击暴击率吗?差不多就是那样的关系啦,毕竟法系的技能会因使用者不同而发生变化呢。”


状况外的枪手大张着嘴,脸颊抽搐地盯着法系的二人。末了他合拢嘴死死盯着♥。


似是被无力回天热情异常的视线灼伤了一般,法师无声地颤抖着,弱弱地开口:“不过,物理攻击的伤害是没有办法凭心情而定的不是吗……但是、但是为什么身为牧师发出的基本回复术会产生伤害值呢?”


听到了感兴趣的问题,枪手默默收回视线,与此同时,法师暗自松了口气。


纹子一反常态,收起似乎长在脸上的笑容,一脸厌恶:“看见哪个人因为我而增强生命力……难道不是一件很恶心的事情吗?”


“恶心……”无力回天重复了一遍少年的用词,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不过大概也是因为这种心理吧,变得无法治疗了呢~”少年自言自语般半是解释半是感慨地说着。


“这不是改变游戏的规则和设定了吗……”无力回天叹息道,“你真是个厉害的人呐!”


而在两百米外,一双眼睛正在看着三人的日常闹剧。


英雄舍我其谁终于要实施自己的失足少年纹子拯救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了!他久违地有点激动。


但是!英雄是不能因为情绪而丧失冷静的,舍我其谁这样告诉自己,所以他严肃地,冷静地,一步,一步,从自己藏身的树上翻下来。


然后狠狠地摔在地上。


对于英雄而言,摔倒在地,只不过是正义的路上不值一提的小挫折,尤其是对千年难遇的大英雄舍我其谁来说,这点点磨难,在他上千次的住院纪录前,也不过是茫茫大海上的一小朵浪花。


舍我其谁冷静而执着地从地上爬起来,走向打闹的三人。


150米,100米,50米,25米,10米。


无力回天把手伸进怀里,握住了Glock 18。虽然按照他的性格,感觉到杀气的瞬间他就会展开防守反击。但不论纹子还是♥都摆出一副无视那个大模大样靠近三人团体的男子的样子,所以他也只是时刻警戒着。


当然他没看到♥的玩家视角里已经准备好了一个瞬发型法术。


舍我其谁停在离他们5米的地方,他注视着纹子的眼睛,一字一顿道:“我要加入你们。”


我要加入你们。多么令人感动的决心!多么舍己为人的精神!没错,舍我其谁想着,我所做的一切都为正义,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人的幸福。


无力回天的额角上挂下黑线。他似乎已经预见到了少年用七月秒杀这个来路不明的男人的样子。


他看着纹子打量了一下男人,在他的视角里,恐怕已经出现了男人的组队申请。然而,少年必定是怀着一种玩笑般的纯真,毫不犹豫地拒绝这个男人。


虽然主动要求入队是令人感动的微小可能事件,但如此来路不明的角色也是令人疑心的。无力回天看着纹子扬着嘴角,一脸明媚:“好哦,来吧~”


大叔叹了口气:“啊啊,果然——诶、诶诶诶!!”


纹子在空中挥了一下手,作出系统的同意手势:“入队准许~”


“等下啊纹可是他身份不明!”


“纹你在想什么啊他不是妹子是汉子啊说好的以后只招妹子呢!”


“不对吧准许了居然我之前可才被你杀死啊!”


三人异口同声地大喊道。


对此少年理所当然反问:“那又怎样?不是他要加入的吗?呐呐舍我其谁你不是要加入我们吗?”


“虽说是这样,可是一般来说不是会拒绝的吗!我还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就算被杀也要缠上你们的!”


“诶诶,这决心真是了不起呢。”纹一边把彼此的数据共享给精神被DEBUFF了的三人,一边敷衍一般随口道。


“啊!英雄我知道了。”舍我其谁一边查收数据,一边恍然大悟地指着纹子,“原来你连基本的自我防卫能力也没有!看来我真是任重而道远。”


“无力大叔……”♥使劲眨了眨眼,压低声音道,“之前我就有这样的感觉了……这个人果然是个笨蛋吧……”


“……听好了哦对于来路不明的陌生人要求入队的,首先要拒绝。不然万一是PVP玩家那不……”


“……”无力回天沉默地面对战士令人意外的不错的数据,“罕见的真正的笨蛋吧,还有是个KY。”


“……明白了吧!所以纹子我说你现在可以开始试着拒绝我一下了!来吧!”


·


某年某月某日,日暮时分。


英雄舍我其谁和传说中的恶人三人组走在草原上,风儿十分喧嚣,草叶四处飞舞,英雄心里总莫名地有点苍凉。


舍我其谁落下几步,在队尾默默地发送讯息之后,关掉好友通讯。


夕阳,正是留给英雄的舞台。


·


舍我其谁:已经混进去了,看不出信任度。


克拉卡克杂货铺:还记得计划吧。


舍我其谁:那当然。


克拉卡克杂货铺:我们相信你。


·


“夕阳,正是留给英雄的舞台啊。”


以杂货铺为名的男人站在窗边,他关闭好友通讯,喃喃自语道。


“可惜黑夜要来了。那么,纹子,你该怎么办呢……”


Chapter 5 论牧师,正义与纹子的关系 End


他们身上,没有发生什么
没有痛苦,没有绝望,只是悲伤。
在开了白色小花的树枝下,
在无聊和疲惫的缝隙里,
静静地,
等待死亡。

他在,等待死亡。

他是一名法师,一名普通的,平凡的法师。

下午三点,阳光没入云朵。他坐在街上,面前人来人往。

卖鱼人,行人,孩子,小贩。

佣兵,小偷,学徒,游客。

他喜欢这个时候的小镇,温暖,悠闲。每个人都是平凡的。平凡地快乐,平凡地难过,平凡地乐观,平凡地努力,平凡地生活,平凡地死去。没有太大的奇遇,也没有突如而来的灾难。

这样活着也很好。很微小,很踏实,也很温暖。

他想起将要来临的那一刻,心里有点沉重。

那些人总是喜欢高看他,也高看“他们”。

他们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家伙,他们只是魔法师,以人类之躯涉足神的领域的魔法师。本来让一个有智慧的种族完全成为另一个种族的附庸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他们,就是应证了这种不可能的存在而已。

只是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要由他们,来代表整个种族。

他苦笑着摇摇头,不过也好。

传承了人类近乎所有智慧的他们,更继承了人
们对知识,对自由的渴望与向往…那是一种怎样的力量?有人说,要是想窥知一二,便要在一个魔法师施法的时候,注视他的双眼。

对此他深以为然。

没有尝试过的人无法想象那种美丽:星辰如海洋般缓缓起伏,符文与线条交错着纵横延展。光,陆地,海洋,大气,生灵,轮回,灵魂之河…世界在知识中再次构成,消散为尘埃,然后又重构…

多少代天才的努力与智慧,只汇聚在一双眼眸中。

而现在,他们要把这种美丽揭示在阳光下。

他无声地发动了探察法术。目光所及之处,行人之下,房屋之中,浅浅的亮光闪烁着,如溪流般缓缓移动。那是法阵的魔力引导线,它们构成了整个法阵的骨架,也是整个法阵中最有价值的部分。只有他们知道,其中的每一条线,每一个折点下包含了多少推演,多少年轻法师的生命。

那些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魔法怪才和集大成者们,一步一步地构架出这个法阵。而他们,完成了其中最后一笔。

说来也有点耸人听闻,从第一笔开始,这个魔法阵就有一个明确而直接的目标,弑神。

为此法师们建造了一个城镇:伊兹佐拉,伊兹佐拉 米塔西,世界的尽头 最终之地。

也是,他们的决战之处。

也许之后,不,之后一定不能再看见这样的美景了…他有点贪婪地看着面前的街道,不由自主地想知道它以后的样子。

有一天,魔法文明终将走向灭亡,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世上的存在最终总是消亡。没有谁会比已经知晓了部分“规则”的他们更清楚这一点。

但他希望有些东西能留下来——对智慧的追求,反抗的能力,还有对于自由,尊严无条件的尊崇。

不管世界如何改变,这些东西终将带领人类找到光明。

“愿人类自由。”

他如此祝愿。

(为了扩展世界观,有些东西不得不写啊啊…之后会慢慢扩展…打个标记先吧~)

最终之地:法师的祈愿 end(≧∇≦)

五步之遥

话说如果哪一天有幸能写到纹子的正篇,我一定要用这个标题。很久以前的歌了,歌里这么唱:“你的灵魂有五步大小,而我距你五步之遥。”

那便是了,这个故事了的人们也是这样子的。

你的故事自己开始又自己结束了,而我堪堪错过。

纹子的故事是这样,无力回天也是,以后会写到的那个世界之前的魔法文明里的法师是这样,纹子的女孩子也是这样……每一个人都是这样,匆匆地产生了交集,或是无意或是巧合地了了终止了彼此之间的关系,于是不会有深厚的联系,也不会有相互陪伴而行的未来,恰恰好好地错过了彼此…

其实错过了也好,没有了太深厚的情感,分别时才不至于痛苦。也许只是在很久很久以后,回忆起当年的那个人,感叹一句:“原来已经过了那么久了”时,在心里留下一点点怀念和温馨。如此,就好了。

纹子也会喜欢这样的。


刚在找照片 发现了个有趣的东西(涂在墙上的感觉真好啊啊啊 可惜现在不行了)

最后,当当!在吾辈丢了好几个东西后做出来的,一点也不美丽的小盒子。把吾辈的手粘上去好几次的说。可怜妾身只有superglue(泪)

不小心做大了的记忆卡片,拿来背化学了(≧∇≦)(用的是0.2的勾线笔)不知道为什么被很多人鄙视了(不可爱吗?ˊ_>ˋ)

一点也不精细但是很好做的书签~

一直很纠结的告诉别人,这真的是贴纸,肿么就不懂呢,它是贴纸啦(默默地把撕下来的再贴回去)(。•ˇ‸ˇ•。)